34590八卦网飞夺泸定桥死了多少人

发布时间 2019-10-04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泸定桥纪念匾记载,当时参加战斗的红一军团二师4团一营二连22 名突击队员有4名队员阵亡。 红军伤亡极小 ,川军大部分逃亡撤离。

  泸定桥又称铁索桥位于四川省泸定县境内,康熙四十四年(1705年)动工兴建,康熙四十五年(1706年),泸定桥竣工之际,康熙皇帝亲自为该桥题写“泸定桥”桥名。大渡河自北向南,浪大水急,两岸谷壁陡峭,险峰兀立。

  泸定桥是大渡河上建造最早最长的一座桥梁。桥体分别由桥身、桥台、桥亭三个部分组成。桥身,由十三根铁索组成,是泸定桥的主要组成部分。

  飞夺泸定桥,现在可说是家喻户晓,这样一个类似于奇迹的壮举,发生在83年的四川大渡河畔,从各个连队抽调出来的22位勇士,面对着十三根铁索组成的天险,迎着枪林弹雨夺桥成功。然而让人遗憾的是,当时战事的频繁,他们大部分人都没有来得及留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对飞夺泸定桥勇士的公开记载,只有中小学课本上短短的一篇文字,出现的名字,也只有突击队长廖大珠和指导员王海云。另外,在红军飞夺泸定桥纪念碑公园的门前,大道旁石柱分别代表着22位夺桥勇士,仅有5根石柱上写着勇士的姓名。

  在上世纪50年代,一个叫王永模的年轻人开始了寻找英雄的脚步,集齐22个名字,让历史和时光永远铭记住英雄,成为他一生的目标。

  81年前的大渡河畔,22位临时从各连队抽调组成敢死队的夺桥勇士,其实相互之间,都未必来得及知道姓名。他们只知道,这是一场关乎红军命运的激战,眼前这座100米长、被抽去桥板的泸定铁索桥,要志在必夺。

  是红军长征中一次重要的战略作战行动,它关乎着中央红军的生死存亡。打破了蒋介石妄图把红军变成第二个石达开的反革命迷梦,是红军长征中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大胜利之一。这次胜利体现了红军无限忠于人民革命事业的大无畏精神。

  也因此而成为中国长征时期的重要里程碑,为实现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红一、香港马会六合神算。二、四方面军会合,最后北上陕北结束长征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知道合伙人法律行家采纳数:51824获赞数:291114从山西省第二警校毕业,从事管教工作13年,后从事政工工作。向TA提问展开全部共有22位勇士,资料记载“有人掉进了河里”,牺牲的人数不精确,但大多数勇士在飞夺泸定桥的战斗中幸存下来。原先知道五人的姓名,现在掌握了八人的改名。

  战争是残酷的,战争是不幸的,有多少无名英雄和先烈,始终不为后人所知。让我们永远缅怀他们吧!

  展开全部事实上,关于飞夺泸定桥的勇士,到底是21名,还是22名甚至是23名,也不是完全清楚的。比如一八六期的《战士报》,上面写的就是“二连21个英雄首先爬铁链冒火过河”。后来,根据时任红四团政委的杨成武将军发表在《星火燎原》上的著名回忆文章《飞夺泸定桥》,人们把飞夺泸定桥的勇士定为22名。

  飞夺泸定桥简介:这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中的一场战役,发生于1935年5月25日,事情经过如下:中央红军部队在四川省安顺强渡大渡河成功,沿大渡河左岸北上,主力由安顺场沿大渡河右岸北上,红四团官兵在天下大雨的情况下,在崎岖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进,一昼夜奔袭竟达120公里,终于在5月29日凌晨6时许按时到达泸定桥西岸。创造了人类行军史的奇迹!第2连连长廖大珠等22名突击队员沿着枪林弹雨和火墙密布的铁索夺下桥头,并与左岸部队合围占领了泸定桥。

  展开全部第一种叙述:泸定桥是红一军团的红四团(团长王开湘,政委杨成武)下的二连连长廖大珠率领22名突击队夺取的;

  第二种叙述:泸定桥是红三军团的红十三团(团长彭雪枫、政委李干辉)下的侦察连指导员覃应机带领12名勇士夺取的。

  第一种说法比较流行,大家已经耳熟能详了。第二种说法好象一直受压制,制造型企业PPT素材哪里找???九龙老牌90900,但从未被压服。覃应机在1991年出版的回忆录《硝烟岁月》中,再次强调,泸定桥是他们红十三团侦察连拿下来的,不是杨成武的红四团夺取的。下面是我从他书中摘录的一段文字:....见到彭雪枫团长,他说上游有一座泸定桥,只有敌人的一些地方部队把守,我们决定从那里过河,他令我连务必在下半夜赶到泸定桥附近待命。我和韦杰即带上部队急行军,向泸定桥方向前进。天已经黑了。又下着雨,道路难走,部队又有些疲劳,我们便点着火把走。下半夜,我们按时赶到了泸定桥桥头附近的天主教堂。桥头已被我兄弟部队占领,彭雪枫团长骑马先到了天主教堂。我们一到,彭团长便亲自向我们交代任务,要我连组织突击队,天亮以前突过泸定铁索桥,占领对岸右侧的高地。我们从手枪排里挑选出11名侦察员,加上我共12人,34590八卦网组成了突击队。这11个人中,有一个同志叫蔡树礼,是湖南人;另外10人都是广西人,他们是韦尤、韦日由、黄先木、覃日用、黄仪、黄雨等,另外3位同志的姓名我已经记不起来了。当时我们每人除了手枪之外,各人尽量多带上手榴弹,有5个侦察员还各带一支步枪。佩戴整齐后,我即带队来到桥头的冲锋出发地。韦杰则带领连队,准备好就地筹集的竹筏、麻绳和从教堂里临时拆下来的板凳、桌椅板、床板、门板等材料,待命行动。拂晓的时候,部队开始总攻击。在强大的火力掩护下,我们12个人飞奔上桥头,冲向桥面。桥上被烧的木板还在燃着火焰,铁索在摇晃,几乎要把人甩下桥去。我大喊一声:“同步前进:”桥身减少摇晃,我们一阵风地向前冲,灼热的火焰闪开了一条火路。我们冒着弹雨,迅速接近对岸桥头,向敌人扔了几颗无柄手榴弹,就穿过燃烧的桥头,追赶逃跑的敌人。敌人向泸定城方向跑远了。我们留下3个同志牵制敌人,我和其余同志立即登上桥头右侧的高地,占领了制高点,掩护部队过桥。我们12个人,胜利完成了任务。我们之中有6个同志被不同程度地烧伤了。我们挑选来的突击队员,都是经过长期革命斗争锻炼和考验的老侦察兵,有高度的阶级觉悟,他们都是在山区里长大的农民子弟,还在家里劳动的时候,赤脚爬山攀崖、过沟越涧,走吊桥独木桥,都已经不在话下,所以能够胜利地突过泸定铁索桥。(第62-63页)这段描述里面,天主教堂、铁索桥、城在对岸等等,表明覃应机所说的地方为泸定桥无疑。但是他讲的故事,不如杨成武讲的曲折紧张有趣,少了许多诸如一昼夜行军240里、打着火把与对岸敌人赛跑等情节;攻桥的时间也对不上,杨成武版本是凌晨到达泸定桥,下午4时开始攻击,傍晚5点多结束,而覃应机版本则是拂晓开始攻击,天亮前得手;此外更加引人注目的是,覃应机对敌情的描述,与杨成武截然不同。